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美媒追踪波士顿爆炸案嫌凶遗孀的神秘生活之

2018-10-28 12:42:01

美媒追踪:波士顿爆炸案嫌凶遗孀的神秘生活之旅

拉塞尔档案照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上月中旬震惊国际社会。此次恐怖袭击造成3人死亡200余人受伤,兄弟嫌凶一个被打死一个被生擒。围绕这起袭击人们有许多疑团,其中也包括嫌凶遗孀凯瑟琳?拉塞尔?察尔纳耶夫,她是受害人?还是上当者?或者是同谋呢?《华盛顿邮报》莫妮卡?黑森日前追踪报道了她的成长经历,试图揭开这一谜底。

之前和之后

地址“A”:罗德岛北金斯顿一套黄褐色大宅子,位于林荫道小巷的角落里,旁边有一条自行车道经常被慢跑者占据。安静有乡村魅力,是一种美国常见的优美环境。这里就是凯瑟琳?拉塞尔与父母亲及两个姐妹一起长大的地方。

地址“Z”:马萨诸塞州剑桥排屋里的一套公寓,如果不是建筑结构非常破败,这里本是一处让人愉悦的街区。建筑物二楼窗户破烂,脱落的棕色外墙,疲劳感像一种味道似的从其中释放出来。

这就是当波士顿马拉松终点站炸弹爆炸时,拉塞尔居住的地方。在这里她在人们眼里从“正常”变成了“不正常”,如果不是的话,也是变成与认识她的人的原先印象大为不同。只有少数几个邻居记得看见她在屋外出现过,在这里她似乎成了一个幽灵。

“她是一个很棒的姑娘,一个好学生,与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一个与拉塞尔家庭熟识的人说。他向肯定地表示,描写她学生时期的任何故事都会是单调的。“她很普通。”

数周前,波士顿爆炸案造成3人死亡,200余人受伤。作为被指称为一号凶手的塔梅兰?察尔纳耶夫的遗孀,拉塞尔仍然是一个待解的密码。面对外界关切,这个看起来有些恐惧的年轻女人戴着豹纹头巾经过无数的镜头什么话也没说,悬疑似乎与她无关。

5月初,有消息称警方在拉塞尔的电脑里发现了“基地”组织杂志及其他极端读物。就在同一时间段里,又有消息披露调查人员发现这名女子的DNA与爆炸现场提取的DNA不相匹配。

在塔梅兰被警方击毙前,引爆的这些炸弹据称就是在24岁的拉塞尔与梅塔兰同居的那套公寓里制造的。她看见他们制造炸弹了吗?两人三年的婚姻生下了一个女儿,塔梅兰有严重的激进思想,她了解不了解呢?

之前和之后。从“A”点到“Z”点。他们过去是怎样走过来的?她的生活地图只要用铅笔就可以画出来,一系列的地点,留下旅程改变和很多疑问。

婚礼的幸福

2010年6月的第三个星期天,他们的婚礼在马萨诸塞州多尔切斯特的一个清真寺里举行。主持仪式的塔里布?迈赫德在他们要求举行婚礼前从未见过他们,而他们也没有告诉他为什么选择在这里举行婚礼。

是新娘打给他的。“她说:‘我们要结婚。’”塔里布?迈赫德回忆说。

那天比较热,室外温度达到32摄氏度多。

他们只带来了两个客人作为见证人,一男一女,而仪式只进行了15分钟。新娘戴着头巾,看起来很幸福。

之后,他们走出门,到隔壁的商场及折扣店去购物了。塔里布?迈赫德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俩。“他们就是在我面前又一对举行婚礼的新人而已。”他说。

把这里称为“M”点。考虑到婚礼是一个有代表性的开始,不管之前的生活怎样,但它也是一个终点。那就把2010年6月21日定为“中点”,这是拉塞尔过去是谁及她将要成为谁之间的中转点。现在,把视线往后看。[1][2][3]下一页拉塞尔与她的律师德卢卡走出律师事务所

任性的学生

那时人们称她为凯蒂。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尽管拉塞尔作为职业选择的话她的身材太高了,但她还是像许多女孩那样参加了芭蕾舞培训课程。她还在学校乐队演奏中音萨克斯管。到高中的时候,她对舞蹈的热爱让她成为北金斯顿高中舞蹈队的成员。她有几年也报名参加艺术班学习,并在艺术俱乐部表现活跃,在那里她擅长绘画。

阿莫斯?潘恩是学校前艺术教师,他教了拉塞尔4年,给她写过推荐信。当他听说察尔纳耶夫的妻子来自北金斯顿时,“我想,等下,那不可能是凯蒂?拉塞尔。但就是她。”当时,她是典型的那个年代小女孩的穿着,在保存完好的年鉴照片上,你可以看到她穿着T恤衫,松散的棕色头发披在肩上。潘恩介绍,她似乎比较合群,有许多朋友。

她的父亲沃伦是急诊室医生,她的母亲是一名护士,都是“给人深刻印象的”和“乐于助人的”人。一名熟悉其家庭的人士在电子邮件里透露说。

“这是一个关系相当紧密的家庭。”这位与拉塞尔相熟的人士因为事涉敏感要求匿名。他们家的女儿们“有充足的自由……不像有些家庭不许男孩见女孩或不许女孩见男孩。”

尽管拉塞尔在高年级的年鉴上写着毕业后的一个可能性是参加“和平部队”,但当2007年她高中毕业后,就进入了位于波士顿城区的萨福克大学通信系学习。

与拉塞尔同时期的一名通信专业前学生描述说,这所学校是国际化的。许多学生团体代表了100多个不同的国家,其多样性也许已经吸引到对国际服务感兴趣的人。如果拉塞尔参加任何社会组织或发展特别的大学友谊,没有人会站出来说你。

于是,她认识了察尔纳耶夫。她的律师阿马托?德卢卡透露,两人在一家夜总会通过共同的朋友认识。

“他又高又帅,看起来比较世故。”亲密的家人说。察尔纳耶夫来自国外,会多种语言,可能有异域风情或令人兴奋的一面。她的家庭对他没有什么想法。他们当时担心的是他缺乏就业能力,他要做一个好的养家者及伴侣显然能力尚有不足。

一段时间没有密切联系之后,有天晚上家庭密友带拉塞尔出去吃饭。拉塞尔告诉他,她要改变信仰,一时让他感到突然。

“其心理变化完全不为我们理解。”但是凯蒂就是那种有点任性的人。她似乎对自己很有信心,有了决定也不动摇。

究竟怎么了

凯瑟琳?拉塞尔的生活路线图里有一些空白。“F”点到“L”点,或者也许“D”点到“K”点。当她做出选择时,她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塔梅兰有逼迫她吗?她是不是向往一种与原来成长的道路完全不同的生活?

叙述她的生活是引人入胜的,她是受害人?上当者?或是同谋?觉得这是一个误入歧途的女人,她没有倾听家庭的意见。

塔梅兰?察尔纳耶夫2009年曾因为威胁和殴打女朋友被捕,一名叫纳丁?艾森桑的女子早前接受英国《太阳报》采访时说,他们的分手是一种“幸运的逃脱”。

如果拉塞尔没有认识塔梅兰,她又会怎样?没人会知道。她什么也不说,对她的父母亲也一样。

现在只能从外部观察她的心思:她或许是计划开启一个新的人生之旅,而其前途又被一个坏人绑架。

“E”点:2007年7月,拉塞尔在罗德岛沃里克被捕,被指控入店偷窃价值67美元的旧海军商品,但是后来指控被驳回了。

回到“Z”点:一排电视摄像镜头,白色电视转播车,租来的汽车里面满载,在北金斯顿的拉塞尔家外连夜等候。她现在一直与家人在一起居住,不过现场们没有得到只言片语。一辆红色轿车在小区周围打转,司机好奇地伸出脖子对着宅子一看究竟。附近就有一个考古遗址,史前古器物就是答案。前一页[1][2][3]下一页邻居们印象

再回到塔梅兰?察尔纳耶夫在剑桥诺福克街的公寓,在那里他们住了几年,至少有一个邻居在2010年下半年开始留意到这对新住客。

从结婚证上看,婚后凯瑟琳?拉塞尔改名为凯瑟琳?察尔纳耶夫,然而据邻居说她自我介绍时从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她在2010年春天离开萨福克大学,当时她怀有身孕。她生下小姑娘扎哈拉时,邻居说看到她在院子里与一些年轻姑娘说话,讲俄语或阿拉伯语。

这名邻居说,凯瑟琳只与他直接说过一次话,用英语,要他留意藏在车里可能破窗而入的小偷。他没有意识到她是美国人,尽管她口音地道,但发音似乎有些慢。

许多其他邻居说从来没有见过她。她的律师德卢卡介绍,她做家庭健康助手工作,每周工作70到80个小时。

附近居民回忆说,记得她去过的公共场所之一是一家离公寓有几个街区的食品店。

“饼干,总是饼干。”那里的一名店员回忆说。她会来这里给女儿买些芝麻饼干,他说,相互寒暄几句或友好地说说话。“她不是一个健谈的人。”店员说,“但是她一直笑着。”

这名店员只看见她独自一个人来。不过另一名店员看见过她与塔梅兰一块来,但是他对拉塞尔的印象与同事很不一样。

在某种程度上她是畏缩的人,他回忆说。她从不正面看任何顾客或者店员,也不和任何人讲话,在店里与他人靠近时她都尽量避开。总是塔梅兰付钱,提出要什么东西。他有时会对妻子大声下命令。

“他的个性很强。”店主说。“也许她更爱他。但似乎有些奇怪,她是生活在美国,这是美国。”

老师的回忆

塔梅兰?察尔纳耶夫的尸体从马萨诸塞州法医办公室解禁后,凯瑟琳?拉塞尔的律师发表声明说,拉塞尔希望遗体归还察尔纳耶夫家族。

也许这是一种宣布她与丈夫脱离关系的方式。也许她愿意接收遗体,但她的父母劝说她不要,于是她听从了他们的意见。

无论什么原因,就像追踪她从“A”点到“Z”点的生活一样困难,不可能从“Z”回到“A”――回到那个只是喜欢跳舞、唱歌和画画时的学生时代。

艺术教师潘恩不记得教过的所有学生了。他之所以记得拉塞尔的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留下了获奖学生的档案,而拉塞尔就在其中。在她高年级的时候,她因为绘画获得了银钥匙奖――一项全州范围的荣誉。

档案里她名字旁边的符号标记着她的作品,潘恩只简单地写着一个“猫”字。但是作品细节仍然在他的脑海里留有记忆:那是一幅18英寸24英寸的作品,彩色铅笔浓墨重彩。画作描述了一只大黑猫,背景是红色,一只爪子高高举起,前景是一只老鼠,做逃跑状。(杨清华)

前一页[1][2][3]

美的君兰江山
iso9001管理体系
绿城晓荷江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