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古典诗歌会因赵忠祥而消亡

2018-11-02 12:05:32

古典诗歌会因赵忠祥而消亡?

赵忠祥老师一首气势磅礴的《七律·神七赞》由于平仄严重失调,再度引起人们对格律诗的争论,甚至引发到“平仄诗”也就是格律诗、甚至是整个古典诗是否已经灭亡的严峻思考。

.

明确表示,赵忠祥老师写的不是诗,七律不是这么写的,不可以这么写。如果赵老师写成《不七律·神七赞》,这种写法还可说行得通,既然已定格为七律,必须按照七律的法则着笔,这方面,赵忠祥老师完全违背了古典格律诗的纪律,虽然立意气势磅礴,但声韵严重不磅礴。

.

格律诗的基本入门定式为——平声平道莫低昂,上声高呼用力强,去声分明哀远道,入声短促急收藏。这种简单的平仄常识、平上去入四声的认知,应该在初中基础课堂的训练中就该掌握的。平声要随口平读,尾音长;上声则向上高读,尾音无;去声当向下重读,尾音短;入声需向直急读,尾音无。至于啥叫平上去入,不是文盲的人都知道,小学不是学过拼音么?

.

赵忠祥老师的貌似七律,采用的是平起法——飞船腾焰入云霄,载我英豪举世骄。首句平起平收,可不是平起平坐,平收的没有问题。并且首句即入韵脚,首句第二字必为平声,“船”字正确,发音为阳平,古人称为上声。不过,熬过头两句(首联)之后,赵老师在次句(颔联)顿露马脚,写出了拗口病句——出舱漫步伴天链,定轨疾驰巡鹊桥。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这是七律平起法颔联铁定的格式,赵忠祥老师却玩成了——平平仄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这完全把七律给拧巴了,七律李商隐要见着赵忠祥这首七律一定被雷到了,李白再怎么擅长拗救也不敢怎么拗救啊,平仄都飞到月球上去了,把嫦娥吴刚砸一跟头。赵老师后面的四句也都是平仄乱搭,远离格律不着调,不过搁现在街拍的流行话语来说就是——混搭出风格。

.

其实不是拿赵忠祥老师开涮,虽然他老人家拿七律开涮,我还是一如既往去听他《动物世界》的美妙解说,那种盛久不衰的天籁之声,分明已让大自然的动物们明白了几分平仄之美。我主要是想说,古典诗歌、格律诗、旧体诗,不会因为赵忠祥、王兆山的出格失粘而消亡,古典诗词的沧桑逸韵早已融入我们的血脉中。中华民族要再没这点儿古典,剩下的差不多都是垃圾了。

.

我认识些许精通古典诗词的化外高手,基本都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超然境界,虽不能把格律诗写成李青莲、苏子瞻那样,但至少不会写成赵忠祥、王兆山这样。

.

五四之后,白话诗、自由诗逐渐取代了旧体诗、格律诗,即便如此中国新诗奠基人之一闻一多老师,依然要求今人在写自由诗的时候,必须——带着镣铐跳舞!就像法国大文豪纪德说的那样——艺术生于约束,死于放任。

旋进旋涡流量计
广州伊尔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桃树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