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相对的真理

2018-12-04 18:11:20
相对的真谛 发布日期: 2010-06-28 00:00 作者:孙少山 互联网上有一篇文章正火——《唐诗宋词乃浅卑的填字游戏》,响应者众,反对者也众。

对唐诗宋词的批判,大体有这样几种观点:没有创新,千篇一律地模仿,很可笑;字数的限制、韵律的限制严重地限制了人的思维,正是这类死板的文字情势造成了中国近千年的僵化落后。

反对者则讥笑作者浅薄无知,有人要文章作者也写一首诗填一首词来给大家看看。

诗词为什么要有格律,这种格律又造成了什么后果,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学问,我说不明白。

我能理解的是这篇文章和它的响应者们说的都是真心话,是实话,他们所列举的这些证据也都有不可辩驳的逻辑,对他们而言无可置疑是的真理。

而且可以毫不犹豫地断言,他们说出了千百年来很多人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就这方面来说,这篇文章的作者和它的响应者都是勇者。

但我还相信一个事实,他们这些人都是对文字语言的审美有缺陷,也就是没有感觉。

这可是致命的,正是这种审美上的缺陷形成了他们一方的真理。

真理永远都是相对的,对一些人来说的真谛对另外一些人可能却是谬论。

有句话叫作“真理越辩越明”,事实上真理历来不是辩论明白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世界上那就不会有战争了,大家坐下来辩论就解决了。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朋友盛情,请我到一个有名的音乐厅去听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而我坐在那里听见的是叮叮当当一团噪音,但又不敢说听不懂,只能坐在那里受罪。

如果说请我听交响乐是对牛弹琴,那还要征求牛的意见,没准有的牛就是有乐感。

我曾经听过大指挥家李德伦的交响乐欣赏课,这个人的课妙语横生,幽默机灵,听他的课真是一种享受,但是,直到他把课全部授完,我再听交响乐仍然是一团糊涂。

有些差异是没一点儿商量的余地。

比方还有的人就是讨厌鲁迅的文章,说他除骂人没别的本事。

他们对鲁迅文字语言那种冷艳得让人发抖的魅力毫无感觉。

鲁迅可以有许多缺点,但仅此一点,他同代的作家们都无法企及。

不需要更多,仅此一点他就当之无愧称得上是一个伟大的作家。

这就像凡高可以是精神不健全,但只要他的画好,你就不能否认他是一个伟大的画家。

可是,让一个色盲来欣赏凡高的绘画,他会觉得这是一个连静物轮廓都描不准确的劣等生。

对不起啦,我猜想,仅仅是猜测,鲁迅他老人家对音乐可能就不如他对文字敏感,从他文章中很难找到谈音乐的文字。

他认为京剧只能在露天里演出,放到剧院里会吵闹得让人受不了。

还有,他对梅兰芳的京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